立花遙

主食三日鶴,少許其他cp,歡迎來玩。

[改]咪酱的祝福

☞侵删!
☞只是午休睡不着和鸽友一起改的

“我真傻,真的,”烛台切光忠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。
“我单知道傍晚的时候三日月宗近在庭院喝茶里没有点心吃,会到厨房来拿和果子,会想方设法地把鹤丸拖去一起喝茶;我不知道早上他也要。我和歌仙大清早出来就进了厨房,拿小碗盛了一碗牡丹饼,叫我们的鹤丸去门口喂长谷部去。他是很听话的,我的话句句听;他出去了。
我就在屋里和歌仙一起蒸米饭,捣米,米凉了,要拿红豆馅来包。我叫鹤丸快来包着玩儿,没有应,出去口看,只见牡丹饼撒得一地,没有我们的鹤丸了。他是不到别的部屋去玩的;各处去一问,果然没有。我急了,央刃出去寻。
直到要晚饭的时候,小贞寻来寻去寻到三条部屋里,看见...

2018-08-28

[城拟]思君

☞很久之前的征文作品
☞有改动

我总愿将成都比作一位女子。

这该是怎样的一位佳人?她未曾受到过极南热辣阳光的摧残,也未曾遭遇冰雪风霜的侵扰,肌肤是岷江活水滋润的细白,眉是峨眉灵秀映作的远山含黛,唇是四十里锦绣芙蓉染成的娇妍,眸是醇香茶汤浸润出的鎏金。她若是轻展笑颜,便是芙蓉如面柳如眉的隽秀纤婉;她若是回头一望 ,波光流转间尽是晨曦初昭时火花海的绚烂芳华。她自金沙与平原走来时,纵有千古横为八荒,四海仍是苍茫;她自锦水边一路走过,唤醒了盛世繁华落尽后的芙蓉锦绣;她还在继续走着,沿着千秋西岭的巍巍白雪,沿着三峡的奔流急湍,不停歇地向前走。

她似乎是一个优雅安定的女子,久居盆地,物产丰饶,钟灵毓秀...

2018-07-26

[冲田组]今天的畑当番还是+0?

☞分级:薄荷糖
☞本丸日常设
☞有少量土方组/胁差双子
☞我觉得没有逻辑
[注意:不打tag是为了避免打扰吃土方组而不吃冲田组的小可爱。其他的cp也是一样哦。]

“您说冲田家的两位啊?”堀川国广眨眨眼睛,对着审神者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。“那可真是了不得。”
“比如说昨天吧。我和兼先生在一起喂马,那个时候天才亮一会儿,是兼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一大早还是精神得不得了,告诉我说前一晚就分来了马当番,急匆匆地拉着我就到了马厩开始准备猫尾草——说起来,主上,草料不够了。”
“啊啊?归根结底就是那两位的缘故喔。——我并不是嫌弃您很穷啦!——这一季新的猫尾草已经成熟了好几天了,本来应该是畑当番的刀剑男士去收割的,您应该也知...

2018-05-01

[冲田组]浅眠

☞分级:椰子糖
☞前后桌paro/ooc注意
☞时间混乱喔

一般来说,大和守安定不喜欢午睡。
或者说,他和其他人一样,确确实实是趴在课桌上闭了眼睛;但一旦有什么动静,大和守总是会侧头露出一双毫无睡意的眼睛,愣会儿神,便轻声嘟囔着坐直了继续没有完成的课业。
正因如此,在加州清光又一次伸手挠动他蓬松的马尾时,大和守直起身转过头一把打掉他的手,动作流畅一气呵成,平常温和明亮的海蓝色的眼睛透露出几分微妙的不满。
被打掉手的加州毫无尴尬之色,反倒是冲着他露出相当自然的微笑:“啊呀,安定醒了吗,打扰了你的美梦真是抱歉喔。”

作为大和守后桌的加州,平日里脸上总是挂着恰好的弧度,尽管永远面对着不温不火的大和守,也从...

2018-04-11

© 立花遙 | Powered by LOFTER